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省高院院长张立勇两年后再开庭审案 背后有何深意

2017年05月19日17:28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记者 宋向乐)时隔两年,二级大法官、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再次身着法袍敲响法槌开庭审案。当下正值河南省三级法院完成首批入额法官人选之际,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张立勇开庭审案有何深意?河南省检察院派出副检察长胡保钢领衔的公诉方出席审判,又有何意义?5月18日,大河网记者在该案庭审完毕后,第一时间为广大网友探密。

  省高院院长张立勇开庭审案(图片均由贾共鑫摄)

   案件

   因为夫妻口角,酒后的刘东魁持刀砍向外孙

   如果不是2015年5月21日22时的那场争执,刘东魁或许正在用爆米花机做爆米花给来胖嫂米线店的食客们当礼品。

   案件发生前,按照妻子李某芬的打算,刘东魁刚刚载着爆米花机,开着三轮摩托车从邯郸跑了300多公里来到开封

   起因琐碎的让人震惊,5月21日晚上,刘东魁喝了酒,然后跟李某芬商议,“回邯郸老家收小麦,再看看70多岁的老母亲。”李某芬并未同意。于是刘东魁抄起米线店里货架上的菜刀,跑向6岁外孙李某格的卧室,并挥刀砍去,随后又砍向出现的李某芬,致李某格死亡,李某芬轻伤

   刘东魁2008年与李某芬成婚,此前一直在邯郸居住,后来因为李某芬的女儿开了米线店,便回开封帮忙照顾外孙。李某格为李某芬与前夫所生,据刘东魁在法庭供述,其与李某格关系“非常好”,会去接李某格放学,给其讲故事。

   大错酿成后,刘东魁驾驶三轮摩托车逃离现场,并于次日向公安机关投案。

  上诉人刘东魁

   现场

   大法官法袍加身不怒自威,上诉人当庭忏悔

   “刘东魁,你说自己和李某格平时关系很好,为何还要持刀砍向他?”5月18日,在河南省高院第一审判庭,刘东魁故意杀人上诉案正在进行,主审法官张立勇注目凝视着刘东魁,声音洪亮,在询问时条理清晰直击案件关键。

   刘东魁则忏悔说:”我太对不起孩子了,因为喝了点酒,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对不起孩子,对不起孩子的父母,对不起李某芬。“

   大河网记者在现场看到,如同审理李三元案一样,本次审判仍然把被告人席位放在辩护人一侧,而不是以往的四方格局。证人出庭宣誓、13名人民观审员出席审判也成为庭审中的亮点。

   大河网记者了解到,法庭主要围绕刘东魁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被害人李某芬是否有过错、原判量刑是否适当等问题展开了充分辩论。上诉人刘东魁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并愿意赔偿被害人亲属的损失。休庭后,合议庭随即进行评议,并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当庭进行了宣判。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刘东魁仅因琐事,酒后持刀行凶,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且死者为年仅六岁的无辜儿童,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但本案系家庭矛盾激化引发;刘东魁逃离案发现场后,多次打电话给亲属让卖掉三轮车救治李某格和李某芬,之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二审期间,刘东魁赔偿了被害人亲属部分经济损失,并且在庭审中,能够真诚悔罪,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

   法庭充分听取了检、辩双方的意见,并听取了13位人民观审员的意见,根据本案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认定上诉人刘东魁犯故意杀人罪,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出庭证人宣誓

   员额

   今后所有的院长、庭长开庭将常态化

   庭审结束后,张立勇接受了大河网记者的采访。在回答为何两年后又开庭审案时,张立勇表示,法官开庭审理案件是落实司法改革的要求。确保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重大司法改革任务在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全部完成,是当前人民法院的重要任务。

   “法官员额制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进入员额的法官必须到审判第一线办案,不办案的法官要退出员额。我省法院现在已经完成了首批入额法官的选任工作,作为省法院的院长,不仅是一名行政官员,更是一名二级大法官,要率先垂范,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审判工作中,回归司法本位,亲自担任审判长主审庭审,并参与案件审理的全过程,引导法官立足本职,认真办好每一起案件。”张立勇要求,今后,所有的院长、庭长开庭将常态化,每个法官每年都有审判任务,改变过去领导只听案件汇报、不具体承办办案的作法。

  庭审现场

   疑问

   一审判处死刑,二审为什么对其改判

   刘东魁仅因琐事,酒后持刀行凶,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且死者为年仅六岁的无辜儿童,罪行极其严重,如此严重的罪行为何二审改判,原因何在?

   张立勇回答说,宽严相济是我国的基本刑事政策,“少杀慎杀”是我国长期坚持的死刑政策。在适用死刑时,要根据犯罪的具体情况,实行区别对待,做到该宽则宽,当严则严,宽严相济,罚当其罪。对于预谋杀人、抢劫、强奸、爆炸等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的重大恶性犯罪,依法严厉打击,从严惩处。

   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或者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可以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案发后对被害人积极进行赔偿,并认罪悔罪,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依法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

   “本案被告人虽然有杀害无辜儿童、造成一死一伤严重后果的从重情节,但本案属于家庭纠纷引发,被告人作案后又投案自首,具有法定从轻情节。法庭根据二审开庭时,被告人真诚认罪、悔罪,对被害人家属进行了赔偿,被害人亲属当庭表示谅解等情况,被害人李小芬对引发本案负有一定责任等情节,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依法做出了改判。”

  法警递交书证

   亮点

   13名人民观审员出席审判,其意见被参考

   大河网记者了解到,在本次庭审中,有13名人民观审员也出席审判,并出具了相关意见。为何会有此考虑?对此,张立勇也做了解答。

   “我们审理案件时,不仅要严格依法办案,更要兼顾‘天理、国法、人情’。这里的‘人情’,就是要高度关注社情民意,将个案的审判置于天理、国法、人情之中综合考量,在裁判中尊重人民群众的朴素情感和基本的道德诉求。”

   张立勇解释说,本案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其中的是非曲直,群众最了解,也最善于判断。本案被告人既有从重情节,又有从轻情节,如何正确量刑,妥善处理,来自基层群众的认知和意见非常重要。

   “这次开庭,我们通过随机抽取的方式,邀请了来自案发地开封和审判地郑州的基层群众作为人民观审员旁听了庭审,庭审结束后他们经过讨论,对案件处理提出了各自的看法,供合议庭评议时参考。在我们邀请旁听的人民观审员中,有医生、教师、农民、社区居民,也有退休的干部、职工,都是来自基层的人民群众。我们希望通过倾听基层群众的民意,进一步畅通司法公开的渠道,积极推进司法大众化,努力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有机统一。”

  宣判

   采访

   法学教授解释为何二审要改判

   当天庭审结束后,郑州大学学院教授刘德法也第一时间接受了采访。刘德法着重阐述了该案件为何会改判。

   刘德法认为我国刑法也从1997年刑法中适用死刑的68个罪名,经多次修订刑法,现在的死刑罪名已经下降到45个,我国奉行的死刑政策是:保留死刑、少杀慎杀。死刑政策与宽严相济政策是高度契合的,即对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如果没有从宽处罚的情节,应当从严惩处,可以判处死刑;而对于具有法定或酌定从宽处罚情节的,可以不适用死刑,尤其在决定是否适用立即执行死刑时要特别慎重。

   正是基于此,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一般不得判处死刑。对于被告人案发后真诚悔罪,取得被害人一方谅解的,应依法从宽处罚,对同时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的,还可以考虑在无期徒刑以下裁量刑罚。当然,在对故意杀人犯罪分子作出从宽处罚的同时,人民法院还应当做好民事调解工作,化解矛盾,促进和谐,实现积极的“案结事了”。                                 

   “对于本案上诉人刘东魁而言,该事实是出于家庭纠纷而临时起意的激情犯罪,动机一般,且对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在主观罪过形式上应属于间接故意,不同于积极追求的直接故意;刘东魁离开现场以后打电话请求他人对被害人施救,并投案自首,证明其具有真诚的悔罪认罪态度。”

   刘德法说,如果被害人家属表示谅解,而且不能证明其妻的死亡与其实施的轻伤行为存在因果关系,综合全案事实和量刑情节,原审判处其死刑显属不当,二审应予以改判。

  庭审现场

   检方

   该案件成为河南省检察机关三个第一

   当天庭审中,河南省检察院派出的副检察长胡保钢领衔的公诉方也博得关注。不仅是庭审中公诉员铿锵有力的声音和逻辑严密的质问,其当庭出具的意见书中“本案引发的思考”环节,通过“让理性取代冲动,让守法成为习惯,让法律成为信仰”三个方面的论述,博得旁听人员的赞同。

   “这是司法改革后,河南省检察机关员额检察官办理的第一起死刑上诉二审案件;这是省检察院分管检察长作为员额检察官出席法庭的第一起案件;这是我省检察机关对故意杀人二审案件,第一次当庭直接提出改判意见的案件。”胡保钢在接受大河网记者采访时先提到了该案件对于省检察院的三个亮点。

  

   “司法责任制要求员额检察官必须在一线办案,并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我作为分管公诉的副检察长,既是负有管理责任的领导者又是具体履行办案职责的检察官,直接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对于推进司法改革,贯彻司法亲历性要求具有示范意义。这是河南省检察机关顺应司法体制改革要求,落实最高检‘关于完善司法责任制’的一项具体举措,以后会有更多的检察长亲自办案,检察长出席法庭,指控犯罪将成为常态。”胡保钢说。(线索提供:宋红霞 乔良 王宏宇 赵栋梁)

  

  


编辑:艾兴超(实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