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租车质押骗钱构成几宗罪

2017年01月24日10:20来源:河南法制报

  租车质押骗钱构成几宗罪

  基本案情

  2015年10月23日,犯罪嫌疑人张某为了赌博,从三门峡平安福汽车租赁公司灵宝市分公司租赁一辆黑色“起亚”轿车(价值4万元),双方签订了汽车租赁合同。随后,汽车租赁公司与张某失去联系。接下来,张某以做生意急需用钱周转为名,向其朋友的邻居李某借款3万元,出具了借条,并谎称该黑色“起亚”轿车为自己所有,将该车质押给李某,约定一周后还款赎车。张某将借来的钱用于赌博后逃匿。案发后,涉案轿车被汽车租赁公司找回。

  争议焦点

  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对于本案中张某的行为该如何定性存在以下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对方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使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且数额较大”。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租赁汽车进行使用”的事实,并隐瞒了租赁汽车为了偿还债务的真实意图,使租赁公司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交付汽车,且骗取的汽车价值达到数额较大的标准。因此,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张某构成诈骗罪。其后再将骗取的汽车用于质押借款的行为,应当看作是对所骗车辆进行处置,是销赃行为,属于“事后不可罚”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租车供自己使用的意图,在签订了汽车租赁合同后,与汽车租赁公司断绝联系并逃匿,造成汽车租赁公司找不到自己汽车的损失,构成合同诈骗罪。同时,张某隐瞒了汽车的真正来源,以借款的名义骗取被害人钱财的行为,扰乱了市场秩序,侵犯了他人财产所有权,应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犯罪嫌疑人张某前后两个行为均触犯了合同诈骗罪,应以合同诈骗罪论处。

  判决结果

  日前,灵宝市法院判决李某涉嫌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综合分析

  租赁汽车和质押借款是两个行为

  灵宝市检察院检察官表示,租赁汽车和质押借款是两个行为,但两个行为不构成牵连犯。本案中,骗取车辆的行为侵犯了汽车租赁公司的财产所有权,并扰乱了汽车租赁市场秩序,而骗取借款的行为又侵犯了其他人的财产权益和正常的民间借贷秩序,两个行为分别侵犯了不同的法益,具有相对的独立性,故不能以牵连犯处罚。一般认为,所谓牵连犯,是指为了一定的目的实施某种犯罪,其方法行为和目的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的犯罪类型。在本案中,两个行为之间在主观目的上有一定的关联性,犯罪嫌疑人张某租赁汽车的目的是为了骗取借款,但是仍然不构成牵连犯。首先,本案中两个行为都构成合同诈骗罪,不符合构成牵连犯应具备的数行为分别触犯不同罪名的要件;其次,两个行为之间并不属于通常的手段行为和目的行为的关系,即实现骗取借款的目的并不一定要通过骗取汽车这种手段,这种手段不属于一般的手段,两个行为之间具有较强的独立性。

  将租赁汽车质押借款不还,可单独构成犯罪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张某以非法占有该借款为目的,谎称租赁来的“起亚”轿车为自己的汽车,将该车质押给第三方李某,借款3万元用于赌博,应认定为合同诈骗罪,而并非是不构成犯罪的对赃物的处置行为。一般情况下,对赃物的处置行为是针对前一犯罪行为所获得的不法利益而实施且没有侵害新的法益。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张某的质押借款行为是为了进一步获取其他人的财物,被骗现金的受害人并不能基于善意而取得质押物,且该行为超出了前行为所侵犯的法益而侵害了新的法益,扩大了法益损害,单独构成犯罪。相反,如果犯罪嫌疑人张某直接告知了向其出借借款3万元的第三方李某该车是从租赁公司租赁而来的,自己没有处分权利,李某出于贪占便宜仍然接受质押借款的,张某的行为实质是一种变相处理赃物的行为,没有侵犯新的法益,属于“事后不可罚”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行为人犯罪数额应诉汽车价值和借款数额相加

  此类案件中,对犯罪数额认定的争议,主要是由犯罪行为是一个行为还是两个行为的争议引起的。本文将犯罪嫌疑人张某租赁汽车质押借款的行为界定为两个行为,构成了两个犯罪,侵犯了两个法益。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张某骗取汽车的行为,造成汽车租赁公司损失了汽车,价值4万元。虽然后来汽车已被追回,但是在那之前合同诈骗犯罪行为已经完成,法益已经得到侵害,追回汽车只能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第二个行为即张某将租赁车质押借款的行为,造成质权人李某损失了3万元。因此,本案的定罪数额应该是汽车价值和借款数额相加的7万元。

  (董晓晶)


编辑:艾兴超(实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