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不当情人就要分手费男子被判敲诈勒索罪

2017年01月06日09:57来源:河南法制报

  不当情人就要分手费男子被判敲诈勒索罪

  基本案情

  安徽男子王某在江苏打工期间,通过微信认识了同在江苏打工的已婚女子李某。渐渐地,两人发展成了情人关系。2016年6月,李某从江苏回到老家夏邑县后,王某赶到夏邑县想将李某接走。对此,李某坚决不同意,并要与王某分手。

  2016年7月24日,李某与王某在某酒店商量分手的事情,当李某明确表示不能跟王某结婚后,王某向李某提出索要分手费1.5万元,否则不会放李某回去。被逼无奈之下,李某给丈夫吴某打电话,让吴某汇款。王某也用李某的手机号给吴某打了电话,要求吴某汇款1.5万元。吴某得知自己的妻子被人控制又被索要钱财后报警。民警接警后将被告人王某抓获。

  争议焦点

  该案事实清楚,但是对王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存在以下三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王某将李某拘禁在酒店房间,并向其丈夫吴某索要巨额分手费,构成绑架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王某以索要分手费用为由,将李某拘禁在酒店房间,构成非法拘禁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王某将李某拘禁在酒店房间,并向其丈夫吴某索要巨额分手费,构成敲诈勒索罪。

  裁判结果

  夏邑县检察院以王某涉嫌敲诈勒索罪,向夏邑县法院提起公诉。

  夏邑县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控制他人妻子,采取要挟的方法,强行向他人索要钱财,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王某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该案属于感情纠葛引发的临时起意犯罪,且被告人王某无犯罪前科,系初犯、偶犯,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主动缴纳罚金,确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并可适用缓刑。

  近日,夏邑县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综合分析

  该案属于感情纠葛引发的临时起意犯罪

  绑架罪,是指用胁迫或者其他方法,绑架他人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利用他人对被绑架人安危的忧虑、担心迫使其为一定行为,来满足行为人勒索财物或者其他不法要求的行为。从犯罪构成上来讲,本罪所侵害的法益是复杂法益,包括他人的人身自由权、健康权、生命权、公私财产所有权。实施的行为必须是暴力、胁迫或者其他类似的方法。从主观上来讲,具有利用被绑架人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人对被绑架人安危的担心、忧虑的意思。

  而该案属于感情纠葛引发的临时起意犯罪,王某拘禁李某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解决感情纠纷,只是在与李某协商不成、无法达到与李某结婚目的的情况下索要分手费。而且,在拘禁李某过程中,王某没有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危害李某人身生命安全的方法,其针对的对象是李某本人,无利用李某之外的第三人对李某安危方面的忧虑的意思,不应认定为绑架罪。

  王某与李某无债务关系,以非法拘禁罪论处不当

  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犯罪行为。本罪属于继续犯,只要行为人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目的,非法拘禁他人,不论时间长短,都是本罪的既遂。非法拘禁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身体自由权。所谓身体自由权,是指以身体的动静举止不受非法干预为内容的人格权,亦即在法律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自己身体行动的自由权利。公民的身体自由,是公民正常工作、生产、生活和学习的保证,失去身体自由,就失去了从事一切正常活动的可能。非法拘禁罪主要保护的是公民人身自由权这一法益。

  司法实践中,将索要债务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也纳入非法拘禁罪来规制,也是考虑到行为人索要的债务是其与被害人之间合意产生,即便是非法债务,债权在客观上也归属为行为人,行为人只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采取的一种私力救济。但此种情形成立非法拘禁罪必须以债务存在为构成要件,即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必须存在债务关系。

  就该案而言,王某与李某之间是否存在分手费并无证据证明,在双方无债务关系的情形下,王某索要钱财的行为就不成立保护自身利益,而变为非法索取他人财物,如仍以非法拘禁罪来定罪处罚,显然不当。另外,王某以索要分手费用为由,将李某拘禁在酒店房间,从表面上看具备非法拘禁罪的主观要件,但王某除控制李某的人身自由以外,还有谋取不义之财的行为。因此,不应直接认定为非法拘禁罪。

  王某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索公私财物的行为。与非法拘禁罪、绑架罪相比,本罪的犯罪行为更注重财产的获得,属侵犯财产型犯罪。敲诈勒索罪客观上表现为行为人以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使对方产生精神上的恐惧,使对方基于恐惧而把财产处分给自己。敲诈勒索针对的犯罪对象是自己正在“面对”的人,而不是对犯罪对象的忧虑、担心的他人,这是本罪与绑架罪的区别。暴力能够成为本罪的恐吓方法,但仅限于使对方产生精神上的恐惧,如果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达到了足以压制他人反抗的程度,则构成抢劫罪。犯罪嫌疑人实施威胁或要挟行为,要求受害人于指定日期内交付钱财,否则就会实施于受害人不利的行为,致其声誉受损或造成其他损害。受害人之所以事后交付财物,主要是处于威胁或要挟的内容于己不利,害怕张扬,出于破财免灾的息事宁人心理而支付钱财。

  该案中,王某将李某拘禁在酒店房间,索要分手费用,不给钱就不放人,使李某产生精神上的紧张。李某无奈之下给丈夫吴某打电话要求汇款,后王某又给吴某打电话要求汇款,其犯罪对象是李某,符合构成敲诈勒索罪。

  结合该案中王某的犯罪行为及犯罪结果,其行为应属于一种敲诈勒索行为。再结合罪刑相适应原则,以及该案系感情纠纷所致,不同于一般的侵财性犯罪,主观恶性有所区别,从化解社会矛盾,减少不利因素,实现社会效果和法治效果的有机统一,该案以敲诈勒索罪来定罪处罚更为适当。

  (梁永刚程婉侠)


编辑:艾兴超(实习)

相关新闻